个人日志

物联网 & 极简主义

同居相为隐

读 ‘同居相为隐——by 曲水老师’


世人都讲,三尸除,不贪事色食,才

能活的干干净净的,冬天听雪春玩新泥。


然而很不巧,这里故事里我们要讲的,只是个正常长大的普通人。


是人,在世间打滚,或由内或由外,均有拎不清欲望,岂能干净?


这样一来,所以说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个不怎么干净的故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自古以来,律法商公检,几条活链盘缠交错,活色生香。或主动或被动投身其中上下翻滚的不在少数。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,就发生在以上不甚讨喜且太泛泛活络的当代官|场。


我们的主角,何缙宁,本就本性皆坏,再加上食物链里打滚,或事色食,或冷暖香,要他干净聪明,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

在这里中间种种钻漏洞的小打小闹我们暂时按下不提,毕竟大家都时间紧,我们只看开始和结局。


他出身漂亮,专习法律。专心致志的跟着老油条姐夫混些法律的边角料,小打小闹,一派平稳,上下活络,一条律法商公检活链,彼此默默,心照不宣。


只是就像一只仰望天空的鱼自然会爱上湖面上空的鸟。出于某些考量,他很想很想爬上他小叔叔*长的床。只是他一向运气好,碰上的,并不是一只吞鱼不吐骨头的鱼鹰。


虽说运气好,但人梦想期想的久了,就难免忘掉了一开始的初衷。他开始逐渐拎不清自己到底是爱小叔叔背后的天空,还是这个人本身的体温。


这很危险,人行路不能茫茫无措。


你看,人果然不能不聪明,不聪明就容易喜欢人。


此外,还记得从小老师就教我们,记笔记不是个好习惯是吗?


所以说,何缙宁是个傻逼,一个记贪|污笔记的傻逼。不漏水火的纸,古往今来,一向没有。


之后东风起,蚁穴水涌。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——前些时候风生水起时的一时肆意,到最后都成了一道道直逼生门的死路。


所以说,任何时候,人都不能太狠绝,太狠逼人太尽,就有伤生机,和众人的心。


跑题了请允许我再扯回来——


前面的被人扒上的小叔叔牌飞鸟,还有人记得他吗?蚁穴溃败水已干涸,纯真泯然的他自然要叼着亲爱的鱼沧然溃逃。


不要笑,我没有在讲童话,真的。


所以在这里也同样给不了你一个开心结局。


网网重叠,一只渴望飞离的鸟满心赤诚且丝毫不珍惜羽毛又怎样,它同样挣扎不开。


所以一直试图撕开逃离的鸟只能死,羽毛凌乱,没有温度,孤零零的着地。


那它紧紧护着的鱼呢


鱼的结局我不想多说,或生或死或逃离,在这一刻对何缙宁都没有一丁点儿意义。


毕竟灵魂已死,天空不再,就算被护在喉舌间坠落,也体察不到丝毫温度真是,心酸极了。


对那只鸟而言,同居相为隐,我不是冰冷的国|家|机|器,我是父,是子,是妻,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,妻为夫隐,虽不够干净对众人亦不够公允,却也只能为你甘心扑网。


鸟不是好鸟,但胜在真挚且满目是水——


又厮杀的壮烈,人一辈子不长,一定程度上亦可算做种自我成就吧。


以上


这不是个干净故事,


只是切割不深且又难得情深,


所以,只当童话听好吗


谢谢你的时间,the end.


(2015-1-22晚,‘同居相为隐’)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)
©个人日志 | Powered by LOFTER